关于爱情的“闲言碎语”
来源:ELLE中文网发布时间:2009-04-11 22:12:44进入社区

这是兰和烟两个女子在闲暇的时光里闲话的关于爱情的碎语,简称“闲言碎语”。

烟:我和他通过电话后,总感觉你和曾经的他,故事中除了有被湮没的别离,也一定充满了岁月不曾湮没的奇迹。也许是我想多了,你别介意,我只是有些局外人的嫉妒。

兰:告诉你,我和他所有的细节,若能成画,也已经变成了河流;若这河流还可以流动,也不能再流到我家门前。

烟:难道真正的爱情最后都要流动远逝吗?所以我一直那么喜欢加菲猫,他说,我不孤独,我还有镜子;他说,爱情来去匆匆,只有猪肉卷才是永恒的。

兰:这样说,我敢肯定,虽然你的记事本里都是些草芒恣肆的爱情,但你的眼里依然会有缕来自爱尔兰的风。

烟:可我想告诉你的是,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翻白眼。呵呵……

兰:爱情来临时,我们的眼睛通常是盲的;爱情离开时,我们的心通常是盲的。

烟:发现我只能劝说别人,却无法劝说自己。上帝只让我做个接生者,却禁止我生育,你能让我怎么样呢?

兰:因为你聪慧的眼睛没有边界,所以,你注定孤独无依。

烟:我和他也聊起了关于爱情这个话题。我说,我的爱情观就是发乎灵止乎肉,我决不花钱买肉,更不卖肉。呵呵... ...

兰:很多时,我们是不能和男人谈爱情的,因为更多时候,爱情于他们,不过是身体这部机器的一种程序,以简单为美,以效率为目标。

烟:在爱情上,是不是因为你经的太多,所以你总能搁置所有的问题不问,甚至搁置出所有问题的答案。

兰:是时间可以搁置出问题的答案,而不是我。

既然你很宿命,就应该很有耐心,并习惯等待,风再一次吹过你的头顶,并看见有花在盛开。

烟:对于爱情,我总不肯为责任而放弃自由,也总奇怪,自己为那些已逝的东西耿耿于怀,直到看见一句话:桌上的杯子完整的时候不是爱情,摔碎时,那一地的都是了。

兰:在爱情上,你一再逃走的原因,是他们都盛装不下你,你只要轻松走一步,就走出了他们的世界。你要找一个足够宽广的人,任你怎么走也走不出去。

烟:网上的那个他,见面之前,就是一个我走不出去的人。可见了面之后,我的确看见了无边无际,可其间没有我的那个他。原来——我还是等不到命中的人来。

兰:网上的爱情,只能是一种情绪,不能是一种生活。网上的一切,只会触动我的思想,但没有人可以真正走进我爱的疆域。

烟:是啊,最好的那个命中人已经在你身边了,所以你才可安之若素。

影子毕竟只是杯发酵的东西,好了,可能是杯酒,不好了,也无非是醋,有滋味也有代价。

兰:你知道,最好的这个人是用什么描绘出来的吗?是用一颗勇敢心:我要永远和他在一起,我竟然也可以如此快乐。三生三世。

烟:三生三世的日子本身就有种守节的端丽。我是感动的说不出话也痛的说不出话。

兰:这是很容易的,我只是从自己的理想主义者的圆圈里轻松跳出,之后,就有种飞身降落的快感。我来到了地面上。

烟:我也不是理想主义者,但我是个完美主义者。这更惨,因为理想主义变化之后仍能称它为理想,但完美却无法更改,任何细小的改变,它都残缺构不成个圆了。

兰:完美是一种理想,但残缺之中也可以含藏美学。

烟:如果是这样,那关于爱情的话题,我们可以暂时停歇了。我仍然关心你的睡眠,我在想,你的梦中,可否有一双不眠的眸?

兰:还是让我们相信爱情的美丽吧,因为这样,不管生活多么残酷地对待我们,你我都可以忧伤地睡去,又微笑着醒来。

编辑:罗娜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