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 谁的青春有我狂
来源: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19 10:12:03进入社区

  如今,“60后”成了领导,“70后”当了骨干,都是社会中坚了,自然不可能再和其他年代的人相提并论,所以现在热门讨论的是他们的“后生”——刚迈入社会的“80后”和年少激昂的“90后”。当“80后”还未唱罢,脚跟还没站稳时,“90后”已经在外在商业势力的化学助长和内在的物理催熟下,迫不及待地粉墨登场了。“90后”,一个更年轻、更自我、更自信、更张扬的群体,他们不喜欢呐喊,却让我们分明已经听到了“我狂故我在”的声音。

  垮掉的一代 是个世袭的封号

  “垮掉的一代”似乎是个世袭的封号,当年,社会学家把1980年后出生的一代称为“垮掉的一代”,十年后再回头来看,“80后”已经慢慢成长为喊着“奋斗”的口号和“70后”并肩的社会力量。有人说,是80后叛逆得不够当然,有人说,是80后改变了、成熟了。其实,追求新潮,厌恶俗旧,挑战权威,张扬自我——不管是“几零后”,人蜕变的过程从来没有变化,五六十年代的人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不也一样狂放、叛逆?但不管怎样,现在出现在风头浪尖的已经是“90后”, 爱玩、爱钱、爱自由、爱自己,他们已经预备好又一次接受社会皱着眉给他们世袭上那顶“垮掉的一代”的帽子。

  我狂故我在的“90后”特征

  早熟的苹果好卖

  自称“泛90后”作家的蒋方舟在《正在发育》中这样说:“我找男朋友,要富贵如比哥(比尔·盖茨),潇洒如马哥(周润发),浪漫如李哥(李奥纳多),健壮如伟哥(这个我就不解释了)——这是她四年级时写下的文字。而她的书中,布满了类似这样的语句:“我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早熟。早熟的苹果好卖。”“我们同性恋了吗?还没到生米煮成熟饭吧”,“下车后,我忧心忡忡地问他:‘就俺们俩?孤男寡女的?’他答道:‘哼!我们又不发生性关系!’”……从她的文字里,我们感知到了一群孩子跳动着的无畏的、超级早熟的青春脉搏。

  “我最重要”

  有人总结过90后的特点:超级自信、冷静而犀利的聪明,令人吃惊的过度成熟以及顺从功利规则的“分裂式”成长,他们更关心自己的感受,“自我”的实现程度和被关注程度,所以,不免屡屡在众人面前下狂言,实不实现不重要,要害是要那种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用崇拜而关切的眼神注视自己,听自己声音的感觉。用他们的话说,他们喜欢just do it那种爱咋咋地,要咋咋地的范儿,讨厌父母把自己和别人比较。他们想要的就是让所有人知道——我最重要。

  会用火星文

  就像在“80后”中泛滥的网络语一样,“火星语”成了“90后”中广为流传的语言,据说该词有一个源头,就是周星驰在《少林足球》中,对脑袋奇大的赵薇说了句很经典的台词:“你还是回火星吧,地球是很危险滴。”后来,大家就把“地球人”看不懂的文字称为火星文。低阶火星语举例:99,3q姑力i,偶会+U!翻译成口语的意思就是,“舅舅,谢谢你鼓励我,我会加油!”

编辑:森林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