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飙的样子吸引了成功熟男
来源: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31 10:14:01进入社区

  小女人须有大智慧,才是一个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把自己剩下的好女人。

  2007年3月3日,那个号称文学青年的男人,与我吃了一餐饭,让媒人正式通知我,由于每次出去吃饭我都抢着买单,说我过于强势,把老娘光荣地OUT了。

  2007年5月18日,自卑是男人的矛,刺向女人的盾。

  那个做销售的男人在发现我的一个钱包的价格就相当于他两个月的工资后,无法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于是我尚未起航的爱情之舟又抛锚了。

  2007年9月20日,这天是我31岁生日,我却再次被男人甩了。因为在那个政治老师男人眼里,小资的女人是可以去死的。

  之后,我决定不再相亲,因为我实在没有精力再和这些男人折腾,他们如玻璃般脆弱,又如针尖般敏感。

  见到朱攀登时,我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极其对我胃口的男人,身为高学历白领,西装领带下,健硕的倒三角体形若隐若现。我完全被电倒了。可是前车之鉴告诉我,越是这类型的男人,越是喜欢小鸟依人的玉女,我这种动不动就突起女权经脉的女人,还是歇了吧。

  朋友妖妖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小鸟依人呢?你为什么就非得表现出大女人情态,让男人情不自禁就把你当哥们儿呢?

  为了结束剩女生涯,我决定披挂上阵,再战江湖。

  如何让朱攀登主动约会我,这是一个技术难题,因为他与我在不同部门,平时连打照面的机会都很少。于是只好翻遍工作资料,好不容易从中找到一个八竿子才打得着的问题,然后打电话约他谈谈,我把时间订在了周末。

  妖妖又一次批评了我。周末还打电话约人谈工作,一个强悍的,毫无趣味的女强人形象已经在人家心中冉冉上升了。

  可是后悔已来不及了,因为朱攀登应约了,在电话里很客气,嗯,声音也很好听。

  那天的约会空前的成功,朱攀登穿得很正式,帅得没有天理。而我却脱下高跟鞋和及膝裙,棉布裙子和帆布鞋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所以朱攀登有些吃惊,也许有惊喜的小火花在他眼里闪烁。这天气氛是好的,我们喝了一壶蓝山咖啡,我吃掉两个提拉米苏,唇边沾了黑黑的咖啡渍,也不用纸巾,而是用舌头舔去。

编辑:森林

商讯